导航菜单
首页 >  » 正文

《清平乐》经典华语电影人物谱之司马光:夫人想观灯,司马先生不高兴,愣生怼

一提到司马光,在国人心中经典华语电影就是那个永远都长不大,一提到他就经典华语电影“咣咣”的在那儿砸缸的小朋友。司马光不但从小朋友变成了小青年,从小青年变成了小老头,而且该同志绝大多数时候表现得都不像小时候那么机智变通。他作经典华语电影风强硬,一根筋认死理,一条道儿走到黑,不把缸砸碎绝不罢休。有段时间,苏东坡是司马光的死对头,不过对于司马光的私德,苏东坡是佩服的。熙宁初年没斗过王安石离开京师,十几年来,司马光就带着刘恕、刘颁、范祖禹一帮人在西京编他的《资治通鉴》,发誓绝不再谈国事。司马光说得出也做得到,无论是政府传媒还是小道消息,都见不到他一个字论政。这一点让肚里一向憋不住话的苏东坡很佩服,因为打死他也到不了这种境界。当然,嘴上不说,不代表司马光忘了政坛风云,一股火憋在心里没那么容易自生自灭,总得有个发泄途径。司马光把不满都发泄到了书中,我们现在来看这部《资治通鉴》,历朝历代,凡是改革派,几乎都被斥为祸国殃民的“小人”、“奸党”。很大程度上,这其实都是被“王安石变法”这把火烧的。元丰八年重返重要岗位后,司马光就下定决心要“拨乱反正”,尽废新法,一条不留!要“痛打落水狗”,所有新党,一个不剩!总之,要怒斥一声“哪里来的异端”,然后一棍子打死。就因为这事,原本反对变法的苏东坡,又掉过头来反对司马光尽废新法。《清平乐》中司马光出场不多,从他对狄青的言论等,也看得出他的性格。剧中说到司马光和夫人出来观灯,司马先生对灯会表演的女相扑演员穿着裸露颇为不满,一通牢骚。玩得挺开心的司马夫人搬出仁宗来反驳:这是女子相扑,皇上都没说啥,都叫好,你个“司马牛”牛啥呀。司马光更气了:别提皇上,就是他带着大家不学好。上回……爷都没眼瞧!两口子正辩论,话被偷跑出府游玩散心的徽柔公主听到了,公主撇着个嘴,指桑骂槐一通损——男女平等!女的穿少,就是好!生孩子还不随夫姓,就是好!司马先生气坏了,生个孩子跟谁姓这尼玛都能被骂!什么玩意儿!急赤白脸站起来就要去辩论,又一想好男不和女斗,也不和NC斗,气哼哼地走了。应该是听出了公主的声音,司马光临走时放狠话较劲:我这就上书,要皇上取缔女子相扑这伤风败俗的玩意儿!不知道是不是被公主撅得有了心理阴影,有个流传更广的故事说司马光不乐意跟夫人去观灯了。有一年元宵佳节,闲居洛阳的司马先生正在家编书,夫人想出门看灯,就问他去不去。司马光很奇怪的看她一眼:“家里也有灯,何必出去看?”夫人气得直翻白眼,都想大嘴巴抽他:你这货也太没溜了!咬咬牙忍住了,又换个说法:“也想顺便看看游人。”司马光呲牙一乐:“你要出去看人?难道我是鬼?”司马夫人大笑:你丫不该闷这儿编书,你丫该去德云社!虽然跟司马光过日子有点闷,不过他对老婆真挺好。同时代的社会名流,也只有王安石与司马光未曾纳妾,始终只有一个妻子。司马光年轻时妻子一直未生育,太守庞籍的夫人知道后赠他一妾以续香火,司马光却对人家不理不睬。司马夫人实在是贤妻啊,她以为可能是自己在跟前的缘故,司马先生抹不开脸儿。有一天她告诉那个侍妾自己要出去一下,让她打扮妥当,晚上到老爷书房去服侍。司马光看见这个女子在书房出现,吓一跳,跟见了鬼一样蹦出去八丈远,大声呼斥:“夫人不在,你何敢来此?速去!”让她赶快走。近代新闻记者邵飘萍曾手书一联曰:“书有未曾经我读,事无不可对人言。”此联的创作源泉就来自司马光语录:“吾无过人处,但生平所为,未尝有不可对人言者耳。”这么硬的话可没几个人敢说。